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单招政策 > 单招政策

汉川:2000多亩土地变“灰色沙漠”


发布日期:2022-07-31 21:00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本报记者不断接到湖北汉川市新河镇洪北村、高阁村等村民的反应,称当地的两千多亩土地已经被占用近10多年。今年春季在当地政府的干预下,汉川电厂以每亩14800元的价格永久性征收。自从2000年耕地被圈占至今,这里早已经变成了绿地中的“灰色沙漠”。那么被当地人称之为千亩“灰色沙漠”到底在哪里呢?

  根据群众反映,10月25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汉川市新河镇洪北村,在紧邻洪北村的南面就是S106省道,透过车窗望去两边都是将要收获的玉米、棉花等,一时未能看到群众反映的千亩“灰色沙漠”的景象。在当地村民指引下,沿着一条弯曲的小道穿过洪北村,又穿过几百米的庄稼地,震惊——让人意想不到的“壮观”景象映入眼帘。一眼望不到边际地细软灰色废渣堆放在那里,高处有三米多,低处被挖的坑坑洼洼,还有些许积水。整个废灰渣场被周围的农田包围着,中间打起了一道一米多高的灰渣岭,若没有当地村民的指引外人很难发现。

  在现场看到,800多亩的土地上尽是三尺高的荒草,没有见到任何农作物。村民用铁锹翻开厚约二十公分的土壤,则看到了更多更深的废灰渣。洪北村村民张师傅告诉记者:“这些都是近十年间汉川电厂埋下的,你们看这些灰渣,非常细,小风一起满村都是灰尘,都没法过日子。另外电厂为了应付上面检查在上面覆盖了一层土,但是也长不成庄稼,时间长了就成现在的样子了。”

  村民告诉记者:我们这里只是汉川电厂排放的一部分,你们到高阁村、半月潭村、李家台村、张家台村,那里有更多更大的排放灰场,也全是耕地。

  记者顺着村民指引的崎岖小道向北行驶,大约行了五六公里。在村民李师傅的带领下,步行穿过高阁村,又翻过一条宽约40米的干枯河道,爬上河堤。放眼望去,灰蒙蒙一片看不到对岸,全是灰色的废渣灰浆。其气势磅礴、大红鹰水心高手坛691212场面宏大,占地面积足在1000亩之上,整个废灰渣场上面寸草不生、一望无垠。村民们也说不清楚到底此灰场有多深。只是叹息,一千多亩的土地就这样被破坏荒废掉了,真是可惜。

  李家台村一姓李的村民告诉记者:“你们所看到的只是第三和第二灰渣场,其实更大更早的灰场是这里十公里长的河道。自从汉川电厂建厂以来就开始在河道内排放了,没几年的时间就把这十公里长的河道掩埋了。河道堆满了后,电厂就开始圈占的农民土地堆放废灰渣,也就是你们看到的洪北村和高阁村的灰渣场。河道内灰渣场我可以指给你们去看。”

  随后李某带记者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而行。很明显能看到整条河道内到处都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堆放着的灰渣,整条河道已经被掩埋。由于时间年久,有些地方的灰渣已经被杂草覆盖,整个河道已经废掉,不能再进行农田灌溉及河水疏导了。

  但这汉川电厂的灰渣究竟是怎么运送到这里的呢?在洪北村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徒步来到灰场的最北边,玉米地旁边的灌溉渠解开了其中的秘密。只见三根直径约50公分的排污管道并排排放,管道内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而在高阁村灰坝,记者还看见坝岸上一根管道正在肆无忌惮的排放着浓密的灰渣水。

  村民告诉记者:汉川电厂为了掩人耳目把废灰渣用水冲散搅拌,用水搅拌成灰浆后就可以通过管道排放到这里,然后让这些灰浆自然沉淀,经过常年累月的积攒就形成了你们看到的千亩“灰色沙漠”。

  村民李某又指引记者来到李家台村东北河的河堤上,指着一条粗细直径一米左右的管道说:这就是汉川电厂从高阁村沟渠里用高压水泵排污水的管道,直接排放到汉北河里面,汉北河又通往汉江,汉江直接通往长江。也就是说等于污水都排放到长江里去了。

  难道好好的土地允许被灰渣吞噬,当地相关部门是如何管理的呢?记者曾两次到汉川国土局咨询核实情况,办公室一位姓张的主任,都找出种种理由推诿,既不答复记者提出的问题,也不让见局领导。

  经过几番周折,11月1日记者在汉川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重庆的协调配合下,在汉川电厂三期协调指挥部见到了汉川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炜。

  王主任解释说,洪北的800多亩土地以前比较低洼,粮食产量不高。当时是想着利用汉川电厂的灰渣先填高,再复耕,进行“充灰造田”。汉川电厂从1998年开始与当地农民签协议以每亩800元的价格占用这800多亩土地,至今已经十多年了。可是,从2008年汉川电厂启动了三期工程项目,要永久性占用这片土地,建设一个高标准的灰场。2010年5月,汉川电厂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以每亩22000元的价格永久性占用,只是修建高标准灰场的土地手续还未批下来。目前充灰造田已经不在做了,也不存在了。

  根据鄂政发[2005]11号文: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征地管理切实保护被征地农民合法权益的通知明确要求,土地补偿费必须将不低于70%的土地补偿费主要分配给被征地农民。

  电厂补偿了每亩22000元,按70%的土地补偿费给被征地农民,农民每亩也将至少领到15400元,而他们每亩地只领了14800元,其中农民每亩地少领600元,如此算来,这800多亩地,将有48万元赔偿款不知去向。

  汉川电厂三期协调指挥部有一位汉川国土局的李科长,他告诉说:“这片土地规划已经上报,但上级还未批下来。当记者问到,现在在堆得灰渣上有大型机器在挖掘是什么情况,他们解释为是在做“前期准备”工作,不是未批先建。

  在洪北村,记者不仅看到汉川电厂灰渣场在进行施工,附近还有依靠灰渣生产新型墙砖的砖厂,也是在没有经过规划的耕地上进行建设。